<p id="3w229"></p><big id="3w229"></big>
  1. 上饒新聞網

    上饒新聞APP 上饒日報抖音 上饒發布 數字報刊 大美上饒
    首頁 > 文化 > 正文

    古老的昆曲綻放新的華彩

    2024-07-03 10:25:14  |  來 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海外版  點擊:

    江蘇省蘇州市老蘇州城東北角,有座五畝園。100多年前,一群10歲出頭的孩子聚攏在這座院落,學文習武、練聲唱念。中國昆曲百年接力的大幕就此拉開。

    同一片院子,交疊百年時光,曾經的昆曲傳習所舊址,如今建起蘇州昆劇院。

    今年是蘇州昆劇院創排的昆曲青春版《牡丹亭》搬上舞臺20周年。5月起,這部戲開啟巡演,已在10多個城市演出。一場全本達9個小時的大戲,20年間火遍大江南北,在海內外引起轟動。一次在國外演出謝幕時,觀眾起立鼓掌長達20分鐘。

    新與舊的交織里,一個有600多年歷史的劇種,一出有400多年歷史的劇目,一段100多年的傳承心路,一臺激發人們熱情的演出,都寫進數代人的故事中。

    臺上是永遠的青春,幕后是一代代“守藝人”

    青春版《牡丹亭》的熱度一直在持續。很多當年臺下的年輕觀眾,如今又帶著自己的兒女走進劇場。曾有媒體統計,“這出戲把戲迷的平均年齡下拉了30歲”。很多人沒想到,昆曲可以這么火,可以火得這么持久。

    臺上是永遠的青春,幕后是一代代“守藝人”。

    故事要從五畝園講起。昆曲于元末成形于蘇州昆山,清中后期開始,昆曲班社大量減少。在發源地蘇州,僅剩的全福班也宣告解散。如何讓昆曲的火種留下來?1921年秋,一群不求回報的創辦人發起成立了昆曲傳習所,招收10歲至15歲的孩子學習昆曲。

    五畝園的10余間房舍成了學堂,傳習所不僅請來老藝人、武術師傅授課,還開設文學、音韻等課程,并一度開設數學、外語課。

    從開學到出科,傳習所洋溢著與舊科班不同的新氣象。經過淘汰,最終出師的學員以“傳”字為輩,幾乎把老師輩能演的劇目全部學了下來。僅學員沈傳芷一人就會演300多出戲,令后輩驚嘆。

    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,“傳”字輩演員在世25人。他們帶著傳藝的使命在全國開枝散葉,有的當了老師,有的進入各地戲班。而“傳”字輩之后的四代演員,則分別以“繼、承、弘、揚”為字,寓意深切。

    最傳統的劇目,最青春的演繹

    2001年,像一聲驚蟄的春雷,昆曲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首批“人類口頭和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”。很多人因此發問,什么是昆曲?此時,距離傳習所的成立已過去80年,昆曲少有人學,隊伍面臨青黃不接。演員在臺上表演,望向臺下,觀眾一片白發蒼蒼。有時辛辛苦苦排一出劇,卻根本沒有資金將其搬上舞臺。

    為了接續昆劇,蘇州依托昆曲傳習所招收了一批平均年齡25歲、經過4年系統學習訓練的青年演員,他們被稱作昆劇“小蘭花”。

    2004年,蘇州昆劇院與作家白先勇合作,匯聚當時著名的編劇、服裝、燈光、舞美人員,創排出昆曲青春版《牡丹亭》。正式演出前,他們將昆劇名家汪世瑜、張繼青等請到蘇州,用一年時間口傳心授鍛煉青年演員。當時還是初出茅廬的俞玖林、沈豐英等“小蘭花”們,被集中到一起完成高強度訓練,俞玖林僅厚底靴就磨穿了兩雙。

    有人質疑,為什么放著成熟的老演員不用,卻要耗時費力集訓年輕人?

    在《牡丹亭》中,杜麗娘16歲,柳夢梅18歲。時任蘇州昆劇院院長蔡少華說:“要用青春的演員演繹一個青春故事,培養一批青春觀眾,讓古老的昆曲藝術重煥青春光彩”。青年演員與青年觀眾更能產生共鳴,昆曲的未來更需要年輕的血液。也正因此,這出戲被定名為青春版《牡丹亭》。

    傳統與創新的尺度在哪里?哪些要堅持,哪些要變革?

    當時,創作者們定下一條標準:“傳統,遵循但不因循;現代,利用卻不濫用?!背淌交谋硌堇锊刂呙?,舞臺并無實景,杜麗娘僅用一把扇子便扇“活”了滿臺的花花草草。而布景與服裝則大膽改用淡雅寫意的色調,在細節上用足了傳統蘇繡的工藝。

    劇中飾演丫鬟春香的沈國芳曾提出疑問:“傳統戲服里俏丫鬟著紅衣,我的服裝怎么設計成淡綠色?”白先勇給她講解,舞臺是空的,要通過色彩的運用,傳遞出春天的氣息。理解每深入一層,帶來的都是學傳統戲不曾有過的沖擊。

    那是一場無法預知結果的集訓。對最終能不能登上舞臺,演員心里也沒底。過去昆曲沒用過那么大的舞臺,以至于找不到合適的地方排練,最后只能借用尚未竣工的會展工地。冬天,四周裹上塑料布,仍不免透風。但沒有人叫苦,大家都下狠勁撲在現場,整整一年,仿佛投入了他們畢生積攢的力氣。

    年輕人看懂了、看進去了,也喜歡上了

    在互聯網正將興起的年月,排一出“古董戲”,會有人看嗎?全本要演9個小時、連演3天的戲,臺下觀眾能坐得住嗎?

    2004年4月,青春版《牡丹亭》在臺北首演便引起轟動。謝幕時,三層劇場觀眾起立,掌聲不息。此后在香港、蘇州、杭州、北京、上海等地開啟巡演,所到之處,引發熱烈反響。

    創作者們有清晰的共識——讓昆曲煥發生命力,不僅要有好本子、好演員,不僅要精心排、盡力演,更重要的是用心培育觀眾,讓越來越多年輕人走進戲院。

    湖山石邊、牡丹亭畔,垂柳榆錢、雕欄畫卷,水袖輕翻、身段往還,如夢如幻。一場完美的演出,離不開臺上臺下的“共振”。年輕人看懂了、看進去了,也喜歡上了。

    那一年,這部戲在海內外38所高校演出99場。一時間,昆曲成了校園時尚,往往戲散了,學生們還圍在臺前,久不離場。在北京大學,能容納2000人的劇場演了4輪仍一票難求;四川大學啟用了能容納7000人的體育場,演出才得以完成。

    年輕觀眾的比例,高達七成以上。青春版《牡丹亭》何以吸引年輕人?創作者們覺得,盡管《牡丹亭》原作創作于明代,但它所表達的生命如此鮮活、展現的青春如此美好,能夠穿越時空,打動年輕人的內心。

    2006年,劇組在美國4個城市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巡回演出。2008年,他們以完全商演的模式,在英國倫敦賽德勒斯威爾斯劇場演出兩輪。2016年,為紀念湯顯祖和莎士比亞逝世400周年,他們再赴倫敦,并走進劍橋大學、牛津大學等國際名校。2017年,他們登上希臘雅典有著2000年歷史的阿迪庫斯露天劇場,演出前的采訪預演在希臘國家電視臺的黃金時段直播??吹街袊鴺O致典雅的藝術在異國舞臺上大放光芒,很多留學生、海外華人邊流淚邊看演出。

    20年的舞臺鍛打,當年臺上的年輕人已然成長為昆曲界的中堅力量。蘇州昆劇院院長林琳介紹,該劇主演沈豐英、俞玖林獲得中國戲劇梅花獎,沈國芳等人也成為國家一級演員。隨著《玉簪記》《白羅衫》《西廂記》《義俠記》《長生殿》等一批劇目全新登臺,既傳統又現代的“昆曲新美學”日漸清晰。

    現在,“小蘭花”們不僅是舞臺上的頂梁柱,更承擔著承上啟下的作用,帶徒傳藝、以戲帶功,緊跟“揚”字輩,一群更年輕的“振”字輩演員正在登臺。

    1998年出生的奚曉天唱閨門旦,已經是家里第三代昆曲人。5歲時,她第一次看青春版《牡丹亭》就十分入迷;9歲再看,就認準了這是自己想要從事的工作。

    殷立人工武生,20多歲就在蘇州昆劇院首部大型武戲《林沖》中擔綱主角。這是一出全部交給年輕演員的大戲,自首演以來便收獲眾多好評。今年4月舉辦的第九屆中國昆劇藝術節上,《林沖》作為開幕大戲演出,領銜主演的便是殷立人。臺上朝氣蓬勃,臺下掌聲熱烈,“風雪山神廟”的視頻片段還在線上吸引了280多萬人次觀看,點贊量達12萬。

    讓優秀青年演職人員在大戲中擔任主演、主奏,舉辦個人專場;運用微信公眾號、微信視頻號、抖音號等平臺,拍攝制作昆曲小課堂、直播劇目演出后臺探班、分享優秀青年演員排練日常;每年傳承10部折子戲、一部傳統大戲,新媒體播放量年超過5000分鐘……舞臺,是成長的平臺,青年演員們嶄露頭角,逐漸贏得更多鮮花與掌聲。他們作為昆曲文化的推廣者與傳播者,吸引著一批批同樣年輕的觀眾走進劇場、走近昆曲,擁抱這門古老而青春的藝術。

    87歲的白先勇說,表演藝術很能代表一個民族的心聲,意大利有歌劇,德國有古典音樂,俄羅斯可以拿出芭蕾舞,“昆曲非常能夠代表我們的民族,很欣慰看到她堂堂地走上了世界舞臺。美是世界共通的語言,即使我老了、力竭了,但相信有更多的后來人、年輕人加入進來!”

    當年的昆曲傳習所,如今修復為三重院落。一座園林,成為實景演出小劇場和昆曲體驗館。100多年前,昆曲傳習所的創始人對學童說,“往前走吧,前面有你們的舞臺?!比缃?,一代代演員接續傳承,仿佛遙遙回應著當年前輩的期盼。古老的昆曲,正綻放出新的華彩。

    每日推薦

    国产Av无码亚洲专区AV_亚洲天堂一级视频_精品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三区_中文熟妇亚洲视频观看